• <menu id="giosq"><menu id="giosq"></menu></menu>
    <menu id="giosq"><strong id="giosq"></strong></menu>
  • <xmp id="giosq">
    <menu id="giosq"></menu>
    <menu id="giosq"><tt id="giosq"></tt></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黨校聲音

    沈志剛 王玉云:廣東黨團組織活動空間的打開與黨團中央革命視野的南移

    時間:2022-05-13 09:56:28 來源:羊城晚報 【字體:

    王玉云.png

      中共黨團的早期創建和發展與社會政局的變化有著密切的關系。1922年5月團一大選擇在廣州召開,雖直接緣于譚平山的一封信,但背后卻有復雜的歷史與政治原因。廣州在當時寬松的革命政治環境、廣東黨團早期組織的發展與活動空間的打開,以及黨團中央和共產國際革命視野的南移等幾方面因素,共同構成了黨團中央移會廣州的決策依據。

      廣州寬松的政治環境為全國獨樹一幟

      中共黨團創建時期,中國的大部分地區處于封建軍閥和帝國主義的控制之下,革命力量的發展受到嚴重制約。1920年8月上海共產主義小組成立,并指派俞秀松、袁振英等于8月22日成立了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隨即創辦“外國語學社”作為團機關的掩護。然而沒過半年,外國語學社便遭到法國巡捕的搜查,不久便停辦了;社址離此處不遠的“新青年社”,也在1921年初遭到租界當局的查封;1921年7月在上海法租界召開的中共一大,無論是籌備過程還是會議安排都已經慎之又慎,但還是被租界當局的暗探所偵知,中途移會嘉興南湖……中國共產黨和社會主義青年團雖然都發軔于上海,但上海的政治環境對于革命運動的開展卻窒礙諸多。

      在孫中山領導下的廣州卻有著完全不同的革命氣象。1920年10月,粵軍自漳州反旆,趕走了統治廣東數年之久的桂系軍閥,孫中山建立了嶄新的革命政權,重新賦予人民以言論、出版、結社等種種政治自由,可以公開傳播馬克思主義。廣州革命政府還公布了“廣東省工會法草案”,支持工人運動。這為廣東黨團組織的創建和發展提供了條件。

      廣州革命政府為了進一步振刷桂系軍閥主政廣東時所造成的文化禁錮,決定邀請新文化運動的旗手陳獨秀南下廣州擔任廣東省教育行政委員會委員長,主管廣東的教育事業。陳獨秀這位五四運動的總司令,1919年6月曾因散發愛國傳單而遭北京當局逮捕,次年2月于武漢演講俄國革命時又遭軍警粗暴驅離,此后便被北京暗探嚴密監視,在李大釗的巧妙護送下才得以離京。廣州政府對陳獨秀的歡迎,與北京政府對陳獨秀的忌憚形成了鮮明反差。

      廣東黨團組織的發展與活動空間的打開

      廣州寬松的革命環境是黨團中央決定將團一大舉辦地遷粵的重要考量。不過,舉辦全國代表大會并非易事,對舉辦地黨團組織要求很高。上海黨團中央決定采納譚平山的建議移會廣州,反映了他們對廣東黨團組織活動能力的了解和信任。

      廣東是全國最早成立黨團組織的地區之一,而且是在陳獨秀直接領導與推動下發展起來的。1920年夏秋,譚平山等人自北大畢業以后回到廣州,在陳獨秀的函約與指導下發起了黨團組織的創建工作,并同時創辦了《廣東群報》,1920年11月,成立了廣州社會主義青年團。1920年12月下旬,陳獨秀到達廣州就任廣東省教育行政委員會委員長。下馬伊始,他便推動了廣東黨組織的改組,與無政府主義者實現了分流,并通過論戰掃清了組織內的思想障礙。1921年春, “廣州共產黨”成立,這是全國最早創辦的六個地方黨組織之一,由陳獨秀任書記。中共一大以后,改名為共產黨廣東支部,由譚平山任書記。

      在廣東黨團組織領導下,廣州的工人運動蓬勃發展。1921年春廣東黨團組織領導成立了統一的“廣東土木建筑工會”,會員達4000多人;在佛山也建立了土木建筑、理發、制餅業等工會。譚平山等人適時開展了“勞動教育”,通過在工人中辦夜校、成立“宣講團”等措施,大大提升了工人的覺悟。到1922年5月,廣州成立的工會已有100多個。

      廣東省立宣講員養成所的辦學空間推動了廣東黨團組織的發展。廣東省立宣講員養成所是陳獨秀在廣東省教育行政委員會委員長任上領導開辦的、由廣東黨團組織具體負責的一所公立學校。宣講所的主持者和教員都是廣東黨組織的成員或親黨積極分子,所內教學偏重社會主義革命,不少學員后來加入了黨團組織。1922年2月中旬,參與罷工的香港海員聚于此處成立了廣州海員工會,共產黨廣東支部以此處作為與北方海員罷工后援會聯絡、接受捐助的中轉站。廣東社會主義青年團重建工作主要在宣講所進行,據當時的學員張貴寬1922年2月11日日記記載:“昨日下午,社會主義青年團在本所開會,團員到會者九十余人,以本所學生為多?!迸c此同時,宣講所也是廣東團組織機關刊物《青年周刊》的出版通訊處。

      正是借助宣講所的辦學和活動空間,廣東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復建工作進展順利。1922年3月14日,樹立馬克思主義旗幟而重建的廣東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大會在東園召開。當日各界來賓超過三千人,充分反映了廣東團組織的會議組織和接待能力,相當于對團一大的召開作了預演。廣東青年團所擁有的活動空間和組織能力,是譚平山敢于請纓承辦團一大的底氣所在,也是黨團中央決定應其所請的重要決策依據。

       黨團中央、共產國際革命視野的南移與團一大在廣州召開

      陳獨秀對廣州的關注由來已久。早在1920年2月,他在上海接受記者采訪時便曾指出:“廣東人民性質活潑勇健,其受腐敗空氣之熏陶,不如北京之盛。以吾人現在之懸想,改造廣州社會或較易于北京?!笨梢娝麑V州革命前途的看重。1920年11月,陳獨秀接到廣州當局邀請之際,他已領導完成了上海黨團早期組織的創建工作,在與李大釗等人商量之后便決定南下,希望在南粵大地上開拓新的革命局面。

      陳獨秀到粵以后,主導了《廣東群報》的改版,增加了宣傳俄國革命、馬克思主義和工人運動的內容,并附辦了《勞動與婦女》雜志。隨著《新青年》的南遷,更加凸顯出廣州在馬克思主義宣傳上的重要地位。這一時期,李大釗、李達、陳望道、沈雁冰、施存統、瞿秋白等眾多黨團早期重要的理論人才,均有很多文章寄來廣州發表。也正是在廣州,《新青年》才真正實現了從新文化運動刊物到黨的機關刊物的政治轉型。伴隨著各地黨團成員革命視野的南移,廣州已成為馬克思主義的宣傳中心。

      1921年底共產國際遠東戰略的調整突顯出廣州的重要革命地位。1921年下半年,共產國際調整了遠東戰略,決定在中國加強與孫中山國民黨之間的關系。1921年底,馬林在張太雷的陪同下親自前往桂林拜會孫中山談論合作事宜,途經廣州時也呆了十天。此時正值香港海員大罷工爆發,廣州的革命空氣給馬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給共產國際執委會的報告中興奮地說道:“我在南方才發現工作大有可為,而且能夠成功?!?922年4月6日,蘇俄駐遠東全權代表向共產國際執委會匯報工作時,計劃通過在廣州舉辦團一大,為黨團今后的工作提供“廣闊的基礎”。這里已經蘊含了為即將開展的國共合作開路的用意。

      團一大在廣州的召開貌似偶然,實則卻有其必然性。譚平山的一封信請來團一大的背后,與廣州在當時獨特的政局形勢有著密切的關系。在廣東黨團組織周到的接待與安排下,團一大的舉辦十分成功。眾多黨、團骨干人才在羊城的會聚,開啟了廣東作為大革命策源地的歷史進程。

     ?。ㄉ蛑緞偅喝A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團一大歷史特聘研究員;王玉云:中共廣東省委黨校黨史教研部主任、教授)

    文章來源:羊城晚報2022年5月9日A6版「青年的使命與擔當」理論專欄

    聯合出品中共廣東省委黨校 羊城晚報社 共青團廣東省委 

    專題策劃統籌:張 棣 溫建敏 魏法譜

    【 打印本頁 】 【 關閉窗口 】
    野花社区www官网,夫の上司藤浦在线日本,免费观看激色视频网站性色
  • <menu id="giosq"><menu id="giosq"></menu></menu>
    <menu id="giosq"><strong id="giosq"></strong></menu>
  • <xmp id="giosq">
    <menu id="giosq"></menu>
    <menu id="giosq"><tt id="giosq"></tt></menu>